北京疫情六问_国内

发布时间:2020-06-15 21:25 来源: 作者:呼伦贝尔新闻在线

  原标题:北京疫情六问

  新京报讯(记者 李玉坤)从6月11日起,北京的确诊病例持续增加,目前,这一波疫情已经有近80人确诊。

  已经连续56天无本地报告新增确诊病例的北京,为何突然出现疫情?病毒来源于哪里?是否需要封城?记者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梳理解答。

  Q1:

  此轮疫情的0号病人是谁?

  此轮北京疫情,最早确诊的病例来自于西城。

  6月11日,北京市政府新闻发布会通报了一起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病例唐某某,男,52岁,北京市人,家住西城区月坛街道西便门东大街。这是时隔50多天后,北京再次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当天通报的一个情况引起了大家的注意:“患者自述近2周无出京史、无外来人员密切接触史”。北京很早就没有了本土病例,此前的防控重点已经是防输入为主,唐某某的情况引起了大家的疑问。

  6月12日,北京确诊6人,6人都有新发地批发市场出入史,此后公布的确诊病例也多与新发地有关。

  6人中,丰台的两人都是中国肉类食品综合研究中心员工,其中一人刘某某,5月29日曾去青岛出差。官方通报显示,刘某某与北京市西城区6月11日确诊病例唐某某,在北京新发地菜市场有过交集,唐某某6月3日曾到新发地采购肉类产品,刘某某6月5日曾到新发地采样。

  从目前的公开信息来看,尚没有病例早于6月3日(唐某某去新发地采购的时间)出入新发地。不过,在今天公布的36例病例详情中,病例18也是同一天去新发地采购,这名61岁的河南人住大兴区观音寺街道,6月3日到新发地市场采购,10日晚出现咽痛等症状。

  6月15日晚,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接受央视采访表示,这次疫情的第一例病例是在6月6号发病,6月13号报告的一例病例是在6月5日发病。此外,还有一些未发现的病例,可能还会把时间往前推。

  Q2:病毒是否来自欧洲?

  吴尊友认为,北京突然出现本土新冠疫情,有两种可能性。一种可能,批发市场里被新冠病毒污染的海产品或肉类是源头。另一种可能,出入新发地批发市场的人是传染源。他倾向于第一种可能。

  病毒从哪里来?北京市疾控中心杨鹏接受媒体采访表示,北京新发地的病毒溯源正在调查中。通过全基因组测序发现病毒是从欧洲方向来的,初步判定与输入性有关。但病毒到底怎么来的,还无法确定。有可能是污染的海产品或肉类,或者进入市场的人通过分泌物进行传播。

  吴尊友也认为,北京此次疫情病毒来源的最大可能,是从北京以外的地区带到了北京。研究人员在病人体内、新发地环境采样毒株,与北京和中国此前流行毒株、以及全球的毒株进行比较,发现最有可能是来自欧洲。

  新冠疫情发生后,专家分析全基因组测序得来的单倍型,可以看出不同地点取样病毒的演化关系,也可以溯源病毒的传播来源。比如,最近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公布,该省的病毒毒株主要来源于加拿大本土和美国、欧洲。

  当然,这个“方向”指的是病毒的演化关系,尚无确切证据表明是直接来源。目前,公开的病毒库中尚未有北京此次爆发的毒株RNA序列提交。

  按照吴尊友的解释,“欧洲的”病毒不代表来自欧洲国家,不能说明病毒就是由欧洲直接传入。具体还有待于进一步的收集信息来帮助判断。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表示,6月13日,已完成北京相关病例样本病毒全基因组序列测定和分析,并正在积极开展病毒溯源。

  Q3:三文鱼和其他海产品带毒吗?

  北京此轮疫情发生后,很多饭店都下架了三文鱼等海鲜产品。

  对次,吴尊友表示,我们不能因为在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中检测到了新冠病毒,就下结论说三文鱼就是传染源。也可能案板主人就是一个新冠病毒感染者,他在讲话过程中飞沫落到了案板上;比如,可能前来采购的客人是新冠病毒感染者,在与主人交流或砍价的讲话过程中造成案板被污染;还有可能案板主人销售的其他物品是被污染的,带有新冠病毒,也可以污染案板。

  目前研究显示,新冠病毒所属的β冠状病毒只感染哺乳动物。目前,已经有猫、狗等感染新冠病毒的证据。新冠病毒侵入细胞所结合的细胞表面受体是ACE2,虽然ACE2在鱼的细胞内也存在,但伦敦大学学院(UCL)的研究团队5月1日在预印本平台bioRxiv发表的论文显示,新冠病毒可以与哺乳动物宿主的受体蛋白同源物形成稳定复合体,但同鱼类、鸟类或爬行类动物的受体无法形成稳定复合体,因为鱼类很难感染新冠病毒。

  不过,海鲜的冷链运输确实给病毒的传播带来可能。吴尊友称,病毒的生物样本通常都是在低温下保存。温度越低,病毒存活的时间越长。在批发市场,很多海产品都是冷冻储存,在这样的环境下,病毒能够存活很长时间,传染人的几率也更大。

  Q4:为何是新发地?

  疫情让新发地成为焦点。

  新发地批发市场始建于1985年,这片位于南四环外的批发市场,如今占地达1680亩,比北京绝大多数的大学校园大得多。

  有数据显示,新发地承担了北京约80%的农产品供应。每天有上万人、3000多辆大货车从全国各地涌入。2019年,新发地批发市场交易量1749万吨,交易额1319亿元人民币。在全国4600多家农产品批发市场中,新发地市场交易量、交易额已连续17年双居全国第一。

  因此,新发地的疫情备受关注。新发地巨大的人流量和辐射力,使得流行病学调查的范围扩得非常大。但吴尊友认为,此次新发疫情前,北京已经连续50多天没有本土确诊病例,按道理说这里不应该有病毒。只有把所有人流和物品都查清楚了,才有可能展现出全貌。

  在全球,海鲜批发市场的感染屡屡发生。6月初,韩国世宗市的海洋水产部有27名职工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感染路径尚不明确。

  武汉疫情爆发后,很多研究者关注了wet market种售卖的动物和动物制品。广东省生物资源应用研究所研究院陈金平等人在早前的关于新冠宿主研究的论文中表示,控制疾病传播的重要一点是确定新冠病毒的动物来源,华南市场出售各种动物,并且数量和种类都非常动态,尚不清楚哪个动物开始了第一次感染。

  这次新发地爆发的疫情,很多专家认为也是一次“机会”。浙江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教授王立铭撰文称,由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在关闭消杀之前未能采集动物样本,科学家们未能在活体动物体内检测到新冠病毒,也没有办法找到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新发地病例给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的确定、进一步管控新冠肺炎疫情提供了机遇。

  Q5:疫情多严重,是否要封城?

  目前,北京丰台区花乡地区是全国唯一疫情高风险地区,还有十几个街道位列中风险地区。北京的疫情走向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

  “所有病例都与新发地市场有关,没有看到无传播途径的病例,说明防控处于疾病扩散的早期。按照目前的处置力度与速度,这场疫情可控。”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6月14日晚撰文表示,但新发地市场的吞吐量惊人,后续是否会出现新的爆发点现在不可知。

  广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医师卓家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未来20天到30天对北京来说非常重要。

  6月11日至14日,北京4天累计新增本地确诊病例79例。截至目前,已有丰台区、大兴区、西城区、海淀区、房山区、朝阳区、东城区、石景山区8个区报告新增本地确诊病例。疫情已经波及到河北,6月15日,河北省卫健委报告了与北京新发地有关的新增3例确诊病例和1例无症状感染者,四人是安新县的一家四口。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前首席科学家曾光认为,未来确诊人数会增高几天,然后被控制,这是顿挫型第二波疫情,北京不会成为第二个武汉。

  北京确诊病例的大量增加,也是因为将检测的面扩得非常广。6月14日,按照“应检尽检、愿检尽检”原则,全市核酸检测机构共检测76499人,结果阳性59份。

  截至6月14日2时,新发地市场周边11个小区人员应检39491人,实际采样已完成41510人,检测6284人,检测结果为阴性;14天内出入新发地市场内人员,累计完成采样29386人,完成检测12973人,核酸检测结果阴性。

  吴尊友表示,几万人只有50多个阳性,说明扩散范围比较小。并且都处于临床早起,大部分甚至没有症状,说明北京的措施是及时的。

  他认为,目前是局部的疫情,影响有限,对整个北京市来说,没有必要做响应的调整,对于个别区的调整是可以的。“未来三天北京报告的病例数,决定了疫情的走向。明天后天的报告数不大增长,就说明疫情就稳定在这个规模了。”

  Q6:

  是否重启小汤山?

  曾经作为SARS收治医院的小汤山,在新冠疫情早起,北京就开始着手改造。

  1月23日,小汤山作为市级定点收治后备医院。经北京城建集团、北京建工集团、北京建筑设计研究院等有关单位,1.5万余人经过53天的昼夜设计及建设施工,3月15日应急改造工程顺利完成。新建和改造共计82067平方米,建设床位1600余张。

  3月16日起,北京启用小汤山医院,主要用于境外来(返)京人员中需筛查人员、疑似病例及轻型、普通型确诊患者治疗。北京从全市22所市属医院,抽调1000人的医疗团队。4月28日,小汤山完成阶段性任务,最后一名患者出院。

  此次北京又出现大量本土病例,是否要启用小汤山?吴尊友表示,“得有预案,做到有备无患,不能等疫情大了之后才做准备。宁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们的乐观也是建立在有充分准备、全面落实防疫措施的基础上,而不是盲目的乐观”。

  记者了解到,除了小汤山外,北京构建了“3+2”的市级救治体系。

  今年5月17日,在北京市新冠防控第107场发布会上,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医疗保障组副组长、北京市卫生健康委主任雷海潮介绍,在此次新冠防控中,未来北京将保持“3+2”的市级救治体系。“3”是指地坛医院、佑安医院、解放军第五医学中心,“2”是指小汤山医院和中日友好医院。“这次虽然没有启用中日友好医院,但它也是北京救治的重要后备力量。未来,中日友好医院主要对外籍患者提供救治。”

  新京报记者 李玉坤

点击进入专题: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责任编辑:刘光博

友情链接: